ヅNever An

满地虫骸堆积

狛枝生贺,你永远是最好的
日狛日无差
OOC都是我的,不喜勿喷
源于某个下雨天的噩梦

        日向回想着刚才购物结账时售货员硬塞给自己的一个杯子蛋糕,还一脸神秘地告诉自己会有用的,也许今天大家都没吃药吧,然后随手吧赠品塞在了口袋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左右田一如既往地走在平静的机关总部。
        哈哈哈,今天的我可是肩负着(搞事情)重任的。
        自我感觉良好地期待着索尼婭殿下的嘉奖,左右田再次回到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欸?刚刚是不是有什么黑色的东西飞了过去???

        狛枝感觉今天的大家都很不对劲,但是却找不到这种感觉的源头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大家都躲躲闪闪地看我?难道说大家终于讨厌我这个恶心的渣滓了吗?狛枝揉捏着自己的头发,“我这样的渣滓居然牵动着超高校级的大家的情绪,我真是荣幸啊,这样的幸运需要什么付出什么样的不幸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狛枝,”日向创走近狛枝,拍拍他的肩膀,“你又在发什么疯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日向君?”狛枝从绝望的状态中回过头来,“日向君是不是连你都不要我了?!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哈?”日向一脸嫌弃地看着再次抱住自己大腿的不明物体“,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今天要召开紧急会议,你记得过去。”说完就急匆匆的往回赶。
         此时的机关众人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完成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了”“我这边也没问题。”“我也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很好,接下来就是左右田的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6点,机关内部
         “狛枝,大事不好啦,绝望残党潜入内部抓走了日向君!!!”左右田气喘吁吁地冲进狛枝凪斗的房间,“你快点跟我走吧,日向他现在很危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欸???日向君那样充满希望的人居然被绑架了,这果然是我带来的不幸。我活着又有什么用。”左右田看着陷入内心世界的狛枝,非常果断地把他抓起就跑。
         此时,晴朗的夜空突兀地下起了暴雨。黑色的影子蠕动向着唯一亮着光的机关总部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索妮娅殿下,我把狛枝带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左右田君,你做的很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左右田君,发生了什么事?日向君呢?” 狛枝艰难地从颠簸的路上恢复清醒,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开灯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啪”一声后,机关全员出现在狛枝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“生日快乐,狛枝(狛枝君)ヾ(@^▽^@)ノ
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欸?!!大家居然记得我这种渣滓的生日,还特地为我庆祝了”狛枝疯狂地在原地转圈,“这一定是做梦吧,我这种渣滓怎么可能被充满希望的大家记住生日((유∀유|||))呢。”
       “好了狛枝。”日向揪住狛枝的呆毛,用力往上一拉,一声惨叫过后,狛枝趴着地上瑟瑟发抖地摸着头。“快过来吹蜡烛许——
       “啊——这虫子哪来的?!”
       “我的蛋糕啊,”食神发出悲鸣,努力驱赶飞向蛋糕的虫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人家辛辛苦苦搞得生日宴会!”西园寺尖叫着躲开飞向自己的虫子,“这是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 “这应该是变种的飞蛾,喜光在雨天会失去理智”十神白夜冷静地观察着被拍死在窗上的虫子,“但它们是怎么进来的,这里应该没有充足的空间入口。”
      “天哪,它们从门缝里面钻进来的。”一只虫子正好从门缝里出来,抖落着翅膀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感受我们的绝望吧。”一直黑屏的演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,绝望残党的脸显示在屏幕上“这是我们最新研究出来的——”一把木剑突然插在屏幕上,“对不起,少爷说你们很烦。” 
       “不过这虫子意外的弱,”轻易地碾死匍匐在地上的虫子,“但它们的确十,分,烦,人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怎么办好啊,生日宴会都被它们搞砸了。”
       一直安安静静的狛枝突然动了,“没关系的大家,”狛枝缓缓走向会议桌,拿起放在桌上的红酒,“我不会让充满希望的大家的心意”狛枝走进虫子堆中,松开了手,红酒瓶跌落在地面上摔成了碎片,“被这些渣滓都不如的垃圾所辜负。”虫子渐渐包围了狛枝,狛枝把打火机按开后丢起在碎片之中,火焰从酒精中蔓延,缓慢的吞噬着被虫子包围的狛枝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疯子!”日向见状想冲进火焰中把狛枝拉出来,却被左右田拉着,“冷静点,狛枝这样做肯定有他的想法。”
        火焰舔舐之处,发出满足的叹息,虫骸不断从狛枝身上剥落,火舌越来越高,最终触发到天花上的火警器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滋啦——”在这次小型雨中,火焰渐渐熄灭。
         日向再也按耐不住,把狛枝从警报器中拉起来。“你疯了吗,你那样很危险知不知道”日向瞪着面前湿淋淋的人,“你就不能想一下自己?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,那样的话,大家的心意都会被这些渣滓毁坏啊。”狛枝拨开额前的湿发轻轻笑了笑“那对于我来说可是比死还难受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日向看着这个满嘴谎言的人,很久很久。算了,下一次自己回阻止他的
         “过来”日向拉着狛枝的手“你还没许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蛋糕果然被毁了”
         日向看着眼前只余下一根蜡烛的残骸,眉头紧皱,习惯性观察四周,看看有没有补救的方法,意外发现今天早上的赠品——一个杯子蛋糕。
        把蜡烛插上,举到狛枝面前,“虽然简陋了一点,许愿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狛枝看着面前的烛光和举着蛋糕的人,嘴角微微翘起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也是充满希望的一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